伊斯兰与欧洲文艺复兴

路透社派往伊斯兰国家的常驻记者、兼任墨尔本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全球恐怖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乔纳森•莱昂斯(Jonathan Lyons)出版了一本关于伊斯兰与文艺复兴的著作,让人耳目一新。

在全球伊斯兰恐惧症愈演愈烈的今天,这本书来的非常及时,它是一本值得我们深思的著作,它讲述了伊斯兰文化对西方文明的帮助,讲述了伊斯兰文明如何帮助西方社会从中世纪黑暗时代步入文艺复兴时期,其本质,就在于伊斯兰文明与西方文明并无跟不上的冲突,二者完全可以和谐共存。

莱昂斯指出,在阿拉伯学者们好几个世纪的努力之下,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等人,以及后续的科学家们才成功提出了完整的数学及宇宙学相关概念。

莱昂斯呈现给我们的诸多史实确认了一点:科学永远都强于所谓的国家意识形态。如果我们考虑现如今伊拉克的惨境,我们很难想象,建成于1246年前的巴格达城曾经是全球文明的超级中心。

莱昂斯在他的书中指出,巴格达文明的缔造者,波斯帝国历任最伟大君王的典范,哈里发阿布•贾法尔•曼苏尔在巴格达城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图书馆。阿拉伯史记编写者高度赞扬了哈里发曼苏尔大师般的逻辑思维能力以及他在律法、哲学、及天文学相关的造诣,同时也赞扬了他所领导的一系列翻译运动——诸多优秀翻译家将源自希腊、波斯及印度等地哲学家、科学家的大量著作译成了阿拉伯语,该图书馆所收集的数据信息横跨整个伊斯兰帝国,极大地促进了巴格达居民的学习与发展,而这座图书馆,就是举世闻名的“智慧屋”。

如此,阿拉伯人吸收了印度的十进制系统,其中包括我们如今使用的1-9的个位数数字以及数字“0”;此外,阿拉伯人还在欧几里德(Euclid)几何学与托勒密(Ptolemy)的天文学基础之上创造了代数学与三角学,同时也开启了阿拉伯人自己的天王观察。

当时,欧洲基督教世界依旧坚信地球是平的,他们甚至无法固定复活节的日期,对于时间,他们也毫无概念。然而,同期的阿拉伯人却借助星盘完成了天文学以及地球学勘测,最终发现地球是一个球体,他们甚至极其精确得计算出了地球的体积!阿拉伯人发明的星盘同时也是极其重要的导航工具,它能精确地确定某地的纬度方位。

当时的阿拉伯人也在制图学、化学、和医学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而同期的欧洲基督教会却对信徒们说,疾病是造物主对世人罪恶的惩罚,对于当时肆虐整个亚欧大陆的黑死病,欧洲基督徒竟然将鞭刑视为赎罪治疗的方法。

当时的阿拉伯学者们不论属于何种学科,都会大量使用纸张来记录或书写,而同期欧洲为数不多的学者们,却依旧在笨重而又昂贵的羊皮纸上书写文字。当时伊斯兰社会的图书馆珍藏了成千上万的各种书籍,而同期的欧洲甚至连书本都极其稀少。

莱昂斯指出,阿拉伯人完美地吸收了柏拉图(Plato)、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奥古斯丁依旧托马斯•阿奎奈(Thomas Aquinas)等著名思想家的精髓。他说:“如今,很多人都认为宗教信仰是阻碍科学发展的绊脚石,然而,早期的伊斯兰却公开鼓励并大力培养了各种不同学科的发展与绽放。”

十一世纪,欧洲基督教十字军残忍扫荡了伊斯兰圣地,然而,还是有一些随军抵达伊斯兰领土的欧洲学者们将不少阿拉伯书籍文本带回了欧洲,进而翻译成拉丁语等其他语言,正是这些文化传播的媒介,给西西里岛以及西班牙等地带去了更多的科学知识。

“智慧屋”总是给人带来诸多的惊喜,它收藏了大量科学史实与思想理念,它不断地促生着我们的想象。

要知道,自始至终,中东地区所拥有的不只是石油。或许,石油从某种程度上掩盖了伊斯兰文明曾经的辉煌,但我们绝不可忘却历史,只有铭记历史,我们才能展望未来,进而希望重塑伊斯兰文明的往日辉煌。

叶哈雅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