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给世界带来了什么》前言

感赞真主,我们赞美他,向他求助,向他求恕。我们求庇于真主,使我们免遭自身行为的伤害。祝福先知穆罕默德,以及他的家属和弟子。

伊斯兰文明是我过去——现在依然是——对之充满热情的写作对象之一。希望了解人类文明进程的读者,绝不能错过对这一璀璨文明的了解和研究,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代表了人类历史上重要的一环,也不仅仅是它连接着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而是因为穆斯林在人类进程中做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如果不研究伊斯兰文明——从先知穆罕默德时代一直到我们今天这个时代,不研究它的特征和细微之处,我们就无从认识人类在任何一个生活领域所取得的进步。

它的确是人类历史上一个辉煌灿烂的时期!

撰写这一题目的迫切性随着对伊斯兰和穆斯林的粗暴攻击而增加。在这些攻击中,认为穆斯林落后、顽固不化的居于首位,他们声称冷酷和恐怖就是穆斯林的品德和属性……很多穆斯林在这些攻击面前束手无策、张口结舌,他们不能做出令人信服的回应,或者令人哑口无言的反击。这种沉默——多数时候——是因为我们对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明的严重无知。

除了无知之外,束缚我们大脑的还有笼罩着穆斯林情绪的失望。就今天我们所处于的形势而言,有很多种因素,毫无怀疑,环顾伊斯兰世界,很多时候激起的是心中的惆怅。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科技、文化、经济甚至是道德,都遭受严重的衰退,这与一个伟大民族的身份不相称。这在人们心中留下消极的影响,从而产生不能让人接受的失望心理和不应当的颓废心态。

在这一现实下,我们必须返回我们的源头,阅读我们的历史,了解我们领先世界的原因。只有改善我们民族的原本,我们才能有光明的未来。因此,我们研究这一历史、了解这一文明不是仅仅基于学术观点或者学术辩论,我们的目标是重建我们的根基,修缮我们的建筑,把穆斯林重新引导到正确之路。这不是炫耀和骄傲,而是对文明缔造者的肯定。

尽管这一题目极其重大,也尽管我对此充满了热情,但是我不能向我亲爱的读者隐瞒:这一题目的撰写是极其困难的!

这些困难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中包括:思想家和作家对“文明”定义的分歧;伊斯兰的贡献体现在几十个甚至几百个生活领域;涉及的时间跨度大,我们谈论的是十四个多世纪以来穆斯林所付出的努力;涉及的区域广,我们将要谈论穆斯林所统治过的很多地区,他们在其中所取得的成就,西到西班牙,东到中国……这的确要面临诸多困难,它导致本书出现了多次变化,每次我勾画出本书的章节分布时,总会出现另外的变动。最终本书以这一形式呈现在读者面前,我觉得如果我再次审阅本书的话,肯定又要从头再来!

在这些困难中,最困扰我的莫过于思想家和作家对文明定义的分歧及其中所包括的意义和论点了。在早期学者的定义中,文明就是指“城市中的生活”,城市在他们那里与“乡村”是相对立的。正如伊本·曼祖尔[1]所说:“文明就是在城市里居住,城市与乡村是相对立的。”[2]

但是,文明的意义在发展,随着工业、科技、艺术、法制等领域的发展,它逐渐包括人们生活所必需的事物。生活在乡村的人或许不需要这些事物,但是它却丰富了城市的生活,即在这一定义中,它不是生活的必需品。基于此,伊本·赫尔顿[3]在给文明下定义时说:“文明是居住条件之外的一般状态和多余状态,这一多余的不同因细致的不同、民族人口多少的不同而不同,不一而足。”[4]

或许文明一词的根源在欧洲术语里也有同样的理解。文明一词在英语里是civilization ,它来自拉丁语的civis,其意是“市民”或“城市里的居民”。[5]在英语和拉丁语里,文明指的就是在城市里居住的人。之后,文明一词在他们那里发生了变化,正如在其他地方发生了变化同样,文明开始包含有城市内人们的状况。因此,在思想家那里,文明和城市常常作为同义词使用,尽管二者之间有细微的差别。

但是语言的根源并不能以同一的形式表达思想家和哲学家的看法,他们有截然不同的意见,不仅有语言层面的差异,同时也有思想、道路、伦理,甚至信仰层面的差异。

有的思想家关注人的本身,认为人的行为、品德以及与人相处的提高就是文明,毫无怀疑,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它重视人的价值,把他抬升到物质之上,兼思想与情感于一体。举例来说,坚持这一意见的有马立克·本·奈比[6],他在给文明下定义时说:“文明是思想和精神的探索。”[7]

同样,赛义德·古特布[8]也倾向于这一观点。他说:“文明是人类所奉献出的想象、理解、规则以及适合领导人类的价值观。”[9]

在这之前,亚历克西·卡雷尔[10]也有类似的观点,他在定义文明时说:“文明是理智和精神的探索,服务于人的精神、品德和人性幸福。”[11]

古斯塔夫·鲁布尼[12]也差不多同意这一观点,他说:“文明是思想、原则和信仰的成熟的结果,它使人的情感变得更好。”[13]

所有这些关于文明的定义都围绕人的本体和内在,以及其思想和品德的进步的程度。

还有的思想家认为文明是人类为服务于人所奉献的成果,他们不像前面的思想家那样关注人的内在,而是关注“人”在这个社会上所取得的成就。或许他们会以全面的方式关注人在所有领域里的成就,或者会重视某一领域,与此同时忽略了另一领域。譬如侯赛因·穆安奈斯博士[14],他就认为文明是人为了改善其生活条件而付出的所有努力的结果,不管他付出的努力是否达到了他所期望的目的,也不管结果是物质性的还是精神性的。[15]

侯赛因·穆安奈斯博士以普遍的眼光看待人的努力,而威尔·杜兰特[16]则把文明局限于人类在思想和文明领域所取得的成就,而把生活中其他条件作为这一成绩的辅助因素。他说:“文明是社会秩序,它以四个要素帮助人类文化成果的增长:经济资源、政治秩序、道德信仰、知识和科技的进步。”[17]

也有以物质观点看待文明的,认为文明就是给人的生活带来舒适、便利的事物。这一观点不关注人的内在,也不关注思想、信仰、道德、规则。这些人属于下列两种人的一种:要么是物质的奴隶,坚持否认规则和价值观,不认为它是衡量一个民族和社会的首要因素。这些人大部分是无神论者,其中包括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信仰者,他们认为文明和城市是同义词,艾哈迈德·舍里比博士[18]转述过他们对文明的定义:“文明是知识、科技、实验的进步,如医学、工程、物理、化学、工业、农业、器具发明等。”[19]

这一类人中有的固执地反对道德,譬如克里斯克里斯、尼采及其他哲学家,他们说:“文明就是消除公正和道德,丢开束缚我们自由本性的缰绳,让它为所欲为,即使它跑到骷髅堆里……”还说:“道德不过是弱者的发明,以此来束缚强者的权力,那么,就让我们向道德宣战吧!”[20]

要么属于另一种类型,正如他们的作品所显示的那样,他们并没有缩小道德的作用,他们只是认为文明是纯粹的物质,与人的道德没有丝毫的关系。这在伊本·赫尔顿的话里表现得非常明确,他说:“文明就是舒适生活的发明,是舒适的精益求精,是对工艺等各种技术的卓越要求,这些工艺为烹饪、服饰、建筑、家具、器皿及居家事物提供服务,精益求精体现在很多工艺里。”[21]

很明显,伊本·赫尔顿并没有把道德和价值观从文明中剔除的意思,因为他肯定了道德在民族自立中具有重要的作用,但是,正如我所说的那样,他认为“文明”一词仅仅是对城市中的生活以及由此产生的进步的描述。

如前所述,文明的定义有很多,这说明这件事在学者和思想家中间并没有达成一致,或许其中的原因在于文明是一个新生词汇,所以,它在思想家那里有着不同的意义。同时,也因为每一个思想派别的纲领和意识形态不同。所有这些定义——相互矛盾的或者相互补充的——使得关于文明的话题成为困难之事,它需要涉入者有自己的思想和研究。

至于我,我认为文明是:与真主及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建立正确关系的能力,与环境及其中的资源建立正确关系的能力。

我认为,每当这种关系变得崇高时,文明就变得提升和进步;每当这种关系变得少而弱时,人就变得落后和颓废。

因此,文明一方面是人与真主互动的一个结果,一方面是人与其他不同等级、不同属性的人互动的一个结果,最后是人与环境及其中的创造物互动的结果,如飞禽走兽、花鸟鱼虫,也包括各色树木、大地、矿藏及各种存在物。

就这样,这一定义包含三种关系。

文明的顶点是人类能够建立最佳的三种关系,而落后的顶点是三种关系的全部失败。这是最高的等级与最低的等级。由于这些关系的性质的不同,文明的等级也因此而产生不同。

很明显,从这个定义中可以看出,一些社会在某些方面是文明的,或许在这一方面达到了顶峰,而与此同时,它在文明的其他方面是极其落后的。

一个能够利用身边的物质以实现生活的舒适和所期望的幸福的人,他需要创造器具,发明工具,改进发明,熟练地使用这些器具,从而不至于遭受环境中其他因素的伤害。那么,在这一关系中,他是一个文明的人。这是三种关系中的一种,正如我在给文明定义时所提到的。即人与所生活的环境的交往。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他——一个文明人——否认造物主的存在,或者忽视对造物主的归依和依赖。从他——作为一个仆人——与造物主——作为养主和创造者——建立正确关系来看,此人的这种形象显示他在这一方面是落后的。

从另外一方面,或许他善待自己的孩子、父母、妻子和邻居,与他们交往时坚持崇高的道德礼仪和高尚的价值观,那么,他在这一方面是一个文明的人,但是或许他与造物主之间的关系恶劣,不爱护鸟类和鱼类,他折磨、伤害这些生物,冷酷无情,那么,他在这一方面就是落后的。

或许他在这一关系中的某一层面是进步的,而在同一关系的另一层面是落后的!譬如一个与亲人、社会、民族保持良好关系的人,他是一个文明的人,但是或许他与其他社会的关系是恶劣的,他不能用同样的公正与这些人交往,也不能用同样的仁慈与这些人保持联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一个落后的人,他有多么不义,就有多么落后;他有多么邪恶,就有多么反动。

一个发明先进武器的人是一个文明人,如果他把武器用于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公正,实现自己的自由和福祉;至于把武器用于更大程度的不义和邪恶,那么,他就是一个落后的人,即使他的发明已达到顶级水平。

依照这三个标准,我们将大大改变对我们周边社会的判断,今天那些被冠以“文明”的国家,譬如美国、英国、法国等,或许在改善环境和利用自然资源方面是文明的,或许在保护人权和动物的权利方面是文明的,但或许它们在社会的内部和外部的道德准则上是落后的。一个婚外情盛行、由此导致社会风气败坏、性自由、血统混乱、奉行丁克生活的社会,不说说是文明的;一个忽视父母、割断亲缘关系的社会,不是文明的;一个盛行酗酒、高利贷、麻醉品、赌博、卖淫的社会,不是文明的;一个称量不公、欺压弱者、搜刮穷人财富的社会,不是文明的。

以与造物主的关系的眼光来看,上述社会也是极其落后的,尽管存在确切的证明造物主存在、能力的证据,还依然否认造物主的社会,不是文明的。一个向人和石头叩头的社会是文明的,这是不能让人接受的……这并不是说我们否认他们在其他生活方面所达到的文明,如发明有益的规则和先进的机械等,但是,这是众多应当作为依据中的一个。

基于这些标准,我能够说——没有偏见和偏爱地——伊斯兰文明是唯一实现了上述三种关系的文明,它对造物主有正确的认识,知道应当怎样正确地崇拜他。它把完善道德作为崇拜造物主之后的最重要的任务,以这一美好的品德与远近的民族交往,之后以同样的方式与所有的反对者交往,甚至它是第一个为人类表述“战争伦理”的文明。穆斯林即使在战争状态中,即使与对方存在严重的分歧,依然遵守道德准则,以“合适的礼仪”与他们交往,就像对方是穆斯林那样。伊斯兰文明作证一个虐待猫的女人进入火狱[22];伊斯兰文明作证一个给狗饮水的人进入乐园[23](另一个传述是一个妓女给狗水喝[24])。它为很多我们生活中的科技进步做出了直接的贡献,如医学、工程、天文、化学、物理、地理等学科。

以这一标准来看,伊斯兰文明是唯一一个在所有方面达到顶峰的文明,而其他的文明都是残缺的,要么在一个方面,要么在很多方面。于是,我们就理解了真主所说的“你们是为世人而被产生的最优秀的民族”(3:110)。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之语,而是因为我们以伊斯兰式的、睿智的纲领,达到了这一文明的境地,它给穆斯林和给非穆斯林带来了福音,地球上的人都为此受益,于是我们因此成为最优秀的民族。

再者,我们是唯一认识正确规则并以此判断某一因素是发展或者落后的民族,而大部分人则是盲目地因袭他人的崇拜。正确的崇拜标尺只在穆斯林那里,多数人以固定的道德观与人交往,但在确定和比较这一道德上是不同的。在一个社会被称为“公正”的事物,在另外一个社会或许被认为是“不义”;一些人认为它是仁慈的顶点,而在另外一些人眼中或许是冷酷的顶点。因此,正确的标尺只能在伊斯兰里找到,真主保护的沙里亚是利于全人类的。

这意味着判断一个社会是文明还是倒退,伊斯兰民族已经被赋予了真主所降示的纲领。这一标尺的确立,就是我们从经文“你们为世人的见证”(22:78)中所理解的内容。

我们见证罗马在某一方面是文明的,在某一方面是倒退的;我们同样见证波斯或者印度、中国;我们也见证欧洲国家和现代美洲国家;我们将见证直至复生日的所有国家;甚至我们——这是一件奇异的事情——也见证伊斯兰来临之前的国家!即使我们没有亲眼见过这些国家,但是我们能够从尊贵的《古兰经》和来自先知穆罕默德的纯洁的圣训里获知这些国家的一些信息。这就是我们从艾布·赛尔德·海德尔所传述的圣训里所理解到的。穆圣说:“努哈圣人和他的民众过来,真主问:‘你传达了吗?’努哈说:‘是的,我的主啊,我传达了。’真主于是问努哈的民众:‘他给你们传达了吗?’努哈的民众说:‘没有,没有圣人来到我们中间。’真主遂问努哈:‘谁能给你作证呢?’努哈圣人说:‘穆罕默德和他的民众。’于是,我们作证努哈传达了真主的使命。这就是真主所说的‘我这样以你们为中正的民族,以便你们作证世人’(2:143)。”[25]

那么,在这本书里,我们不谈论一般的文明,而是谈论典范的文明,所有的社会以此衡量自己,我们肯定能在这本书的章节里读到这些东西。我没有在本书中试图囊括伊斯兰文明所有层次的意图,那是不可能的,我只是叙述了一些“入门”而已,我打开了一些门,但是我们涉入的是一个没有边缘的大海——伊斯兰文明之海。

或许再清晰不过,伊斯兰文明卓越和成功的最大的秘密就是与天经和圣训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两个源泉推动穆斯林与他的养主、与他所处于的社会、他所生活的环境建立正确的关系,这两个源泉同时催生了细致的立法和原则的出现,它是在所有领域建立卓越的、正确的文明的保证,即使在物质领域,甚至生活享受在这一立法里也是存在的。伊斯兰来临之前的阿拉伯人没有任何征兆表明他们将成为世界的主人、世界上最纯正文明的缔造者,也没有什么逻辑性的推理证明他们是杰出的、有创造力的,他们只不过坚持伊斯兰及其原则罢了。这也是哈里发欧麦尔所指出的:“我们原是最低贱的民族,真主以伊斯兰使我们高贵,倘若我们从真主之外寻求高贵,真主必定使我们重回低贱。”[26]

因此,我们能够回答缠绕于所有阅读了该书的读者脑海里的疑问,即如果我们已经达到了如此灿烂、辉煌的境地,那么,我们何以到了今天步履维艰的境地?何以沦落到今天这样颓废、落后、任人欺凌的境地?

这一问题正确的回答是:穆斯林放弃了他们获得能力的源泉,他们把《古兰经》和圣训中的坚实的法则和永恒的教导弃之一隅。更重要的是,他们遭受西方的欺凌,这使得他们在西方文明中寻找强大的原因,寻找复兴的途径。他们没有认识到,西方国家即便在某一领域是发达的,但在其他很多领域却是落后的,人们最终的结果是:他们有的地方对,有的地方错。至于伊斯兰,则是坚实的大道,其中没有虚伪,没有错误。

我们应当对我们的宗教和道路有真正的自信,促使我们以伊斯兰感到自豪和骄傲,促使我们比肩其他的文明,不是出于自大,而是源于我们内心的自信。相信我们手中的东西,对周围的人充满怜悯。因为人类或许正朝向一个——甚至更多——灾难,而他们并不自知,只有穆斯林的文明才能拯救他们。或许这在古斯塔夫·鲁布尼的话中表现得非常明显,他在作证伊斯兰文明时说:“穆斯林的文明已经进入野蛮的欧洲各国,整个西方除了知道阿拉伯人的基本著作之外,对这一文明的学术来源一无所知。他们教化欧洲人在物质、理智、道德走向文明,而历史却不知道了解这样一个有如此成就的民族。”[27]

在细致地阅读和深刻地研究此书之后,我们应当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读到这本书之后,我们应当做什么?而我们已经了解了我们的先贤在这些领域所付出的卓越的努力。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甚至极其重要。或许对它的回答就是首先回到真主意欲我们位于的位置。

至于其答案,我把它放在书的最后,在你们从伊斯兰历史的深处心情愉快地返回之后,你们将知晓答案!

扎尔布·斯尔贾尼博士

----------

[1] 伊本·曼祖尔(公元1232-1311),语言学家,埃及人,著名词典《阿拉伯语》的编篡者。

[2] 伊本·曼祖尔:《阿拉伯语》,城市词条,第4卷,第196页。

[3] 伊本·赫尔顿(公元1332-1406),哲学家、社会学家,突尼斯人。

[4] 伊本·赫尔顿:《历史绪论》,第1卷,第368-369页。

[5] 陶菲格·瓦尔《伊斯兰文明与西方文明的比较》,第31页。

[6] 马立克·本·奈比(公元1905-1973),阿尔及利亚思想家,也是现代伊斯兰杰出的思想家之一,代表作有《复兴的条件》、《古兰经的表象》、《伊斯兰世界的视野》。

[7] 马立克·本·奈比:《复兴的条件》,第33页。

[8] 赛义德·古特布(公元1906-1966),作家、伊斯兰思想家,在文学、伊斯兰思想等领域有突出的贡献,其作品《在古兰经的荫影下》,是一部气势恢宏的巨著,其他重要作品有:《这个宗教》、《伊斯兰思想的特征》、《这个宗教的未来》等。

[9] 赛义德·古特布:《这个宗教的未来》,第56页。

[10] 亚历克西·卡雷尔(AlexisCarrel),(公元1873-1944)法国著名医生、思想家,1912年或诺贝尔医学奖,他以其作品《人,难以了解的万物之灵》而为人所知。

[11] 亚历克西·卡雷尔:《人,难以了解的万物之灵》,第57页。

[12] 古斯塔福·鲁布尼(公元1841-1931),法国东方学家,主要研究方向为心理学和社会学,其代表作是《阿拉伯人的文明》,该书被认为是现代西方世界研究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的最重要的著作之一。

[13]古斯塔夫·鲁布尼:《群体的精神》,第17页。

[14] 侯赛因·穆安奈斯(公元1911-1996),开罗大学的历史系教授,阿拉伯语协会成员,姆德里德伊斯兰研究学院院长,曾任《金字塔报》一个时期的主编,在历史和文明方面著作甚丰,使用阿拉伯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写作。

[15] 侯赛因·穆安奈斯:《文明》,第13页。

[16] 威尔·杜兰特(WillDurant),(公元1885-1981)美国著名学者,普利策奖(1968)和自由勋章(1977)获得者。其代表作《文明的故事》,多达42卷,涉及文明的出现一直到现代。

[17] 威尔·杜兰特:《文明的产生》,第1卷,第9页。

[18] 艾哈迈德·舍里比:埃及现代最杰出的历史学家之一,毕业于开罗文学院,曾在多所大学任教,其代表作是《伊斯兰历史百科全书》(10卷),以及《伊斯兰文明百科全书》(10卷)。

[19] 艾哈迈德·舍里比:《伊斯兰文明》,第2册,第20页。

[20] 安德鲁·克尔什:《道德和哲学的问题》,第21页。

[21] 伊本·赫尔顿:《历史绪论》,第2卷,第879页。

[22] 据艾布·胡莱勒传述,先知穆罕默德说:“一个女人因为猫而遭受惩罚,她不给猫吃的和喝的,也不让它地上的虫子。”《布哈里圣训集》记载。

[23] 据艾布·胡莱勒传述,先知穆罕默德说:“一个人看到一只狗渴得吐着舌头,就用自己的鞋子,装满水喂它喝,真主为了感谢他,让他进入乐园。”《布哈里圣训集》记载。

[24] 据艾布·胡莱勒传述,先知穆罕默德说:“一只狗蜷曲着蹲在地上,渴得几乎死去,以色列人中的一个妓女看到了,她脱下鞋套给狗喂水,于是真主饶恕了她。”《布哈里圣训集》记载。

[25] 《布哈里圣训集》记载,圣人篇。

[26] 哈克目:《穆斯泰迪里克》,第1卷,第130页。

[27] 古斯塔夫·鲁布尼:《阿拉伯人的文明》,第276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