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瀚歌:前定的真谛

许多穆斯林有一个误区,认为既然人的寿命已经定好,不能提前,也不能推后,那么,锻炼身体,注意饮食等等,纯属多余,都无法改变到时候人会死亡这个事实。他们言之凿凿,古兰经说:“一个人的寿限来临之际,真主绝不会使之推后。”“他们既不能提前丝毫,也不能推后丝毫。”

其实,这个误区,与误解“前定”,误解前定所包含的“人的给养由真主定夺”如出一辙。古兰经有一段是:“凡是大地的任何一样动物,真主无不负责其给养。”现代思想家赛义德·库特卜(愿主慈之)对这段古兰经的解读是,这并不是说一个人可以毫无作为,袖手等待“真主的给养”,而是说真主的给养储存于在天地之间,宇宙之中,人们应当积极主动,尊重真主的规律,借助自己的潜力和优势,去寻求真主的给养。

当然,这个采取主动的过程中不忘记托靠真主、不要自以为是,是信仰的基本要求。行动是外在表现,托靠是内心活动,不能相互代替。把托靠理解为不作为,消极,怠慢,坐等,是对前定的莫大误解或曲解,是对圣训“拴住骆驼,托靠真主”的赤裸裸违背。穆斯林近代以来的落伍,被动挨打,除了其他诸多因素,误解或曲解前定,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因素。

同理,人的寿命,甚至整个宇宙的寿命,都离不开真主的前定。但前定与许多人所理解的消极的“宿命”是两回事。

我以为,对前定的理解,主要有两个层面:

一、真主赋予宇宙的规律,包括自然规律,社会规律,历史规律,等等,也就是古兰经所说“真主的常道”,“你不会发现真主的常道有所改变”,“真主不改变一个民族的状况,除非他们改变自己。”

二、谋事在人,成事在主。是对前一层面的补充,即尊重真主的常道和规律,采取主动,积极进取,但不可自以为是,忘乎所以,更不可天真地“人定胜天”,因为人的能力太有限,人的智慧太脆弱,不能不随时求助真主,仰赖真主。道理很简单,万物及其规律,都是真主所造,规律不可能制约真主;人的知识有限,对规律的认识也有限,这就注定了人不可能不犯错误。对真主万能、至睿的绝对信仰也就顺理成章。

根据前一层面的理解,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必须尊重真主赋予宇宙的规律和法则,新陈代谢,生老病死,春生秋杀,不可逾越。出于对真主的规律和常道的恪守,不是对某些思潮定格了的所谓“规律”的迷信。

由此出发,积极主动,采取一切力所能及的媒介,利用一切物质因素和精神因素,去实现一种目标,不仅不违背信仰的原则,而且是信仰的必然内涵。

君不见,先知作为真主的使者,从未忽略采取主动:迁徙麦地那前夕做充分准备;迁徙时声东击西,先躲到与麦地那反方向的邵尔山洞;让一个熟悉道路的多神教徒做向导;百德尔战役前夕接受罕巴布的建议转移阵营;做好一切战略部署后才向真主祈祷,祈祷中的一些祷词情真意切,襟怀坦白,即使祈祷中也要实现积极主动的极致:“主啊,假如今天这些穆斯林被打败了,从今以后,这块土地上没人再敬拜你了!……”壕沟战役中,由于战事紧张,放弃了晌礼、晡礼和昏礼,之后一起还补,等等。先知的一生,是采取主动的一生,积极进取的一生。

只不过,先知的主动,从未其脱离对真主的托靠;对真主的托靠,是他的事业成功的强大动力。他的托靠,又从未脱离扎扎实实的行动,不折不扣的实践。“拴住骆驼,托靠真主”,既是先知的圣训,又是他一生奋斗的写照。

作为生活中主动行为的一部分,适当饮食,适当运动,作息有律等等,与其他所有领域的主动行为一样,是前定的内涵之一。一些健康格言所说,“少肉多菜,少盐多醋,少药多练,少车多步,少怒多笑,”等等,应该是与信仰前定密不可分的主观能动。君不见,现代人相对比以往长寿,冬季相对比夏季死亡率较高,交通秩序混乱国家和地区相对事故频发,打上安全带相对比较安全,计划生育对人口明显有所控制,硝烟弥漫的国家和地区死亡率明显攀高,等等,生活中人的主动行为所产生的影响比比皆是,不胜枚举。中国人所说“天道酬勤”,“有志者事竟成”,都堪称是对以下古兰经的注脚:“真主不改变一个群体的状况,除非他们改变自己。”先知一生对计划、谋略、部署和行动的深思熟虑,一丝不苟,更是对这节古兰经的活生生实践。

有人会说,重视运动的人,不是照样猝死吗?医疗中做到“天衣无缝”的人,不是照样撒手人寰吗? 运筹帷幄的人,不是照样失败吗?小心翼翼的人,不是照样出事吗?那么,呆在家里,不去运动,真主注定长寿的人,照样长寿,真主注定早逝的人,运动也枉然!听天由命,不去治疗,真主注定痊愈的人,自会痊愈,真主注定死亡的人,再高的科技、再高的医术也无力回天!

生意中有人飞黄腾达,尽管不怎么聪明,也不怎么付出,有人一败涂地,尽管天时地利人和,一应俱全。由此推出接近一段圣训的结论:命中注定的,不求自来,命中没有的,强求必失!

前定与规律的一般关系、基本关系,一如前述,但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

貌似违反规律的一部分情况,也许是一些现象,而不是本质。有些情况下人们所采取的主动,所采纳的媒介,是否真正符合真主赋予宇宙和生活的规律?他们是否真正把握了真主规律的多样性、细微性和隐晦性,比如个体差异、未知领域的其他规律?这就是真主所言“你们只获得很少的知识。”由此以点带面,管中窥豹,未必是生活中实际存在的事实。

这些貌似违反规律的现象的确时常发生,但与一般符合正常规律的现象相比,与这个地球上发生的大多数情况相比,它们的比例毕竟不占优势。这就是“真主的常道不会改变”的含义之一,也是“改变自己,真主才会改变一个群体”的哲理所在。否则,古兰经不会就吴侯德战役的失败说“它是你们咎由自取”。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先知尽管不乏奇迹,但他的一生主要不是靠奇迹解决问题,而是尊重真主的常道和规律,积极主动,从不怠慢。

这里也是理解前定后一个层面的时机,即圣训所说“拴住骆驼,托靠真主”中的“托靠真主”;或“谋事在人,成事在主”中的“成事在主”。虽然我们说真主的常道不会改变,人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奋斗,去实现今后两世的幸福,这是前定的含义之一,也是伊斯兰对人的要求和责成。但人的局限性决定了人必须依赖强大、万能、至睿的真主,必须尊重广义的“真主的常道”和“真主的法则”,否则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欲速则不达。

假如人真的如过去迷茫时代所言“人定胜天”,那么,按理说统一“三国”的,应该是被《三国演义》作者描述为智慧化身的诸葛亮,而不是魏国;被誉为不可战胜的“战神”的拿破仑,也不会有滑铁卢战役的惨败而被放逐;把孙子兵法运用得炉火纯青,写下“四渡赤水”那样的军事大手笔,群众路线走得那样轻松自然的毛泽东,也不会有大跃进、文革那样的大悲剧。

“拴住骆驼”,“谋事在人”,让我们尊重真主赋予宇宙的规律和法则,不至于把人生视为毫无主动的宿命,这是人类社会、人类历史发展演进的主要轨迹;“托靠真主”,“成事在主”,让我们坚信事情成败的决定性因素是真主,而不是人,从而不至于胜利时自以为是,失败时一蹶不振。

“拴住骆驼”与“托靠真主”同步,“谋事在人”与“成事在主”并行,是信仰前定的关键。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苏戴斯:斋月之后的我们,是何种状态?
  • 格尔达威:善功被接受的表现就是斋月过后仍然行善
  • 【呼图白】盖德尔夜胜似千月
  • 斋月尊贵,谨防体重暴增
  • 身为穆斯林妇女,意味着什么?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