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新西兰恐袭案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关联

前言:主流媒体在报导出自白人之手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时,总是一味强调伊斯兰恐惧症以及排外主义思想,它们刻意回避一个敏感话题,那就是这些极端事件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关联。

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袭击案发生后,主流媒体不遗余力地进行宣传,让世人相信这是一起“独狼”事件,是一起基于种族主义仇恨的大规模枪击事件。

主流媒体倾尽全力,就是想让这起恐袭被视为伊斯兰恐惧症以及极右思想泛滥的最新案例,它们将这起袭击定性为“独狼”事件,就是希望消除它带给极右主义及其背后势力的负面影响。

每当阿拉伯人或穆斯林犯罪时,新闻界总会竭尽全力寻找这些罪犯与极端组织的关联,它们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然而,当白人种族主义者犯下同等甚至更为恶劣的暴行时,谁也不愿这么做。

事实上,很多媒体甚至不愿使用“恐怖主义”等词眼形容种族主义者的极端暴行。令人欣慰的是,基督城清真寺恐袭案爆发后,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女士于第一时间义正严词地表示:“毫无疑问,这是一起恐怖袭击事件。”

可是,《每日邮报》《福克斯新闻》等主流媒体却依旧混淆视听,选择使用“大规模枪击事件”“独狼事件”等词眼。

基督城恐袭案凶手虽然并未公开承认自己属于任何极端组织,但他确实做过些许暗示。在其《自述书》中,凶手直言:“我曾向很多种族主义、民族主义组织捐款,我与很多种族主义分子有密切联系,但我并不属于任何组织或团体,此次袭击是基于我个人意愿,谁也没有胁迫我或鼓励我。不过我确实曾找过圣殿山骑士组织,希望他们为这次袭击祈福,庆幸的是,他们给了我做好的祝福。”

凶手提到的“圣殿山骑士”,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极右组织,以反伊斯兰、反穆斯林而著称。2011年挪威爆炸和枪击事件实施者布雷维克(Breivik)就属于该组织。

布雷维克残忍杀害77名无辜平民,然而,媒体与该案件公诉团却根本没有使用“恐怖主义”等相关字眼指控他。它们宣称,布雷维克是一名精神病患者,甚至表示他口中的“圣殿山骑士”组织根本不存在,瞬间帮该组织撇清了与布雷维克的关系。

布雷维克行凶前也曾与“保卫英国联盟”(EDL)有密切联系,但是,包括媒体及公诉人在内,谁也没有调查过布雷维克为何会提到“圣殿山骑士”组织,从未确认过他是否真的属于该组织,也从未调查他与EDL之间的关系。

新西兰恐袭案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关联.jpg

拉比(即犹太神学家)尼楚姆•西弗仑(Nachum Shifren,中间讲话者)与极端种族主义组织“保卫英国联盟”参加游行活动

外界承认布雷维克是一名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他还是挪威互济会成员(NOF)。挪威互济会并不是单纯的宗教组织,它自创立伊始,就充分发挥谍报功能。而布雷维克提到的“圣殿山骑士”组织,最早可以追溯至10世纪一个基督教军团,该军团曾参与十字军东侵,其名称,正是出自犹太人口中的“圣殿山”,己耶路撒冷谢里夫圣地。

在报导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案时,媒体虽然提到种族主义等字眼,但并未明确指出凶手的动机只是基于对穆斯林群体的仇恨。枪手长达73页的“自述书”中明确提到“白人种族灭绝”论,声称白人群体危在旦夕。在前往清真寺前十分钟左右,这名恐怖分子将自己的这一理论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各大媒体及新西兰总理办公室。

主流媒体虽然承认这些极端种族主义暴力分子与反伊斯兰运动有关联,但它们却刻意回避另外一个敏感话题,那就是这些种族主义组织与以色列以及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暗中关联。

自2011年挪威“大规模爆炸及枪击事件”爆发以来,媒体都采用同一套路去报导源自白人种族分子的极端暴行,即:强调凶手为独立行动,其精神状态不佳,撇清凶手与任何组织的关联,同时否认凶手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支持。

在新西兰清真寺恐袭案凶手的自述书中,他自豪地表示自己曾与“伟大的十字军骑士”布雷维克有过直接联系,声称布雷维克给了他巨大勇气与鼓励。而布雷维克行凶前也发表了一份自述书,只不过他的自述书长达1500页。在布雷维克的自述书中,“以色列”一词出现了400次之多,他甚至明确表示:“让我们与以色列一同战斗,与我们的犹太复国主义者战士们携手前进,给那些文化多元主义者致命一击。”

我们似乎很难相信,极右种族主义能够与犹太复国主义产生如此结合。但是,对绝大多数仇穆、仇伊、排外分子而言,他们坚信种族主义与犹太复国主义就是制胜的法宝。纵观欧洲政坛,各类支持犹太复国主义以及种族主义思想的政党,几乎都受到热烈欢迎。

因此,我们有足够理由推测,新西兰恐袭案凶手与布雷维克一样,都视犹太人为伟大的盟友,认为犹太人能够与他们一道打击“泛滥的伊斯兰文化”,能够与他们一道发起新一轮针对穆斯林群体的十字军东侵。诚然,以色列绝不会承认自己与此类种族主义分子有任何关联,毕竟,以色列本身就是当今世上种族隔离与屠杀最为严重的国家。但是,以色列确实大力支持美国在中东地区开展各类军事行动,帮助以色列消除异己,同时,以色列也通过经济扶持等方式,大力助长了伊斯兰恐惧症及仇穆思想的泛滥与传播。

新西兰清真寺恐袭案爆发后,司法机关指出凶手曾频繁往返于欧洲、亚洲及中东地区,也曾特意造访过以色列。在乌克兰期间,凶手参加了新纳粹主义分裂组织亚速军营(Azov Battalion)的内部活动,而以色列正是该组织主要的武器供应方。访欧期间,这名恐怖分子就曾多次在网上发表极端种族主义言论,但是,他并未受到有关部门的关注。2017年,枪手在取得新西兰持枪许可证前还曾接受警方调查,但他顺利通过了该调查。

枪手在Facebook直播了枪杀50名穆斯林的暴行,从视频看,他虽未参军,但绝对受过专业军事训练。虽然他没有正当收入,可他却有能力数次前往中东地区、亚洲、欧洲等地,有能力购买一身专业武器装备实施这样一起恐怖袭击。

被捕后,警方在他车中发现数颗炸弹,由此可见,他还有下一个目标。媒体表示,这名恐怖分子投资比特币,存款颇丰,然而,警方并未发现任何实质证据。他是否接受他人指示或资助,我们不得而知。

过去几年间,新西兰政府曾数次发现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Mossad)在新西兰境内开展秘密活动,严重违反和亵渎新西兰主权,引发新西兰与以色列两国一系列外交纠纷。2011年,基督城发生6.2级大地震,导致185人死亡,其中有一名以色列人。然而,救援人员随后发现,这名以色列人拥有多张假护照,从其随身携带的硬盘中,新西兰警方找到大量机密文件,这些文件全部来自新西兰警方内部计算机系统。

警方发现这名尸体不到一天且尚未发布任何信息前,其余摩萨德情报人员全都撤离了新西兰,避免以色列驻新西兰谍报站的陷落。2004年,新西兰警方就曾以间谍罪逮捕两名以色列摩萨德情报人员。

9•11事件当天,美国新泽西州警方接到报警,声称几名可疑分子载歌载舞地在河边观看世贸中心爆炸。经调查,这五名被捕的可疑分子正是摩萨德情报人员,审讯近两月之后,迫于以色列方面压力,美国联邦调查局罚处他们每人五千美元罚款便释放了他们。随后,有关方面派人跟踪这五名摩萨德情报人员,发现他们去了一家名为城市搬家系统(Urban Moving Systems)的公司,而这家公司恰好正是联邦调查局的重点盯防对象,FBI一直怀疑该公司从事间谍行动。这五名摩萨德人员抵达该公司不久,公司负责人明尼克•苏特(Dominick Suter)随即逃往以色列,公司总部人去楼空。

2016年,特朗普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曾大放厥词,声称他亲眼目睹成千上万名穆斯林庆祝9•11事件的发生。至此,2001年那五名以色列人欢庆9•11的事实才重新进入公众视线。可笑的是,媒体最初报导五名犹太人庆祝9•11事件时,竟然将他们描述为“五名阿拉伯人”。

新西兰恐袭案与犹太复国主义的关联3.jpg

摩萨德麾下杀手泽夫•巴尔坎(Zev Barkan)使用的法国假护照

摩萨德惯于使用假护照,新泽西事件中,被捕的摩萨德人员都拥有多部假护照。其中一人为摩萨德职业杀手,名为泽夫•巴尔坎,他曾于2010年参与摩萨德在迪拜暗杀哈马斯高级领导人的行动。

2004年两名摩萨德情报人员被捕后,新西兰政府对以色列实行外交制裁,并临时停止了一切政府高层联系。维基解密文件显示,美国政府对新西兰应对此次间谍危机的策略表达了强烈不满。

2016年,新西兰才与以色列恢复正常外交关系。同年底,新西兰与马来西亚、委内瑞拉等共同发声,谴责了以色列政府非法占领巴勒斯坦领土的行为。

特朗普上任后一直遭受通俄门调查,此前,特朗普前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已承认自己在通俄门事件中的违法犯罪行为,承认自己确实曾代表以色列政府在美国与俄罗斯政府之间进行斡旋。

至此,国际社会终于认定,特朗普是迄今为止最倾向于犹太复国主义的美国总统。

长久以来,新西兰政府及人民都站在正义的一方,坚决支持巴勒斯坦人民解放事业,一贯谴责以色列的侵略行为。虽然新西兰国力并不强大,但是,新西兰政府积极参与巴勒斯坦事务,大力保护巴勒斯坦人民合法权益。

2018年,新西兰著名歌手洛德 (Lorde)宣布取消其经纪公司准备的特拉维夫演唱会,明确表达对BDS运动(抵制、撤资、制裁以色列)的支持。一时间,洛德成为众矢之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及其支持者对她进行大肆抨击,犹太拉比尼楚姆•西弗仑在《华盛顿邮报》发表长篇文章,直呼洛德为偏见分子,摩萨德麾下律师事物公司甚至对洛德发起民事诉讼。

就政府层面而言,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女士立场极其坚定,她曾数次抨击特朗普违反国际法律法规、强行将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的愚蠢行径。总而言之,新西兰政府不愿随波逐流、助纣为虐。

基督城恐怖分子曾表示,他之所以选择新西兰作为袭击目标,是因为新西兰被视为全世界最为安全的国家,他想挑战这一说法。2018年,新西兰国内犯罪率创下以往40年新低,而基督城恐怖袭击案的爆发,却将新西兰推向暴力的极点。

极端分子认为,一旦有此类袭击事件发生,政府部门必定会加大监管力度,他们甚至希望,此次袭击事件会让新西兰加入美国、以色列等国大肆鼓吹的“反恐战争”。

有趣的是,布雷维克在挪威发起袭击之际,正是挪威与以色列两国外交关系冰点之时。当时,挪威政府刚刚宣布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合法地位,这极大惹恼了以色列政府。我们不敢断言二者之间有任何直接联系,但我们要指出的是,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案同样发生在新西兰与以色列交恶之际。

客观而言,以色列本身就属于恐怖主义的温床。自独立以来,以色列就在全球范围内大肆开展恐怖主义袭击,其中包括暗杀、民用客机爆炸等。可是,不为世人所熟知的是,以色列还不断开展伪旗行动,将自己的罪行强加给他国,其中最著名的就是1954年拉冯事件(Lavon Affair)。

当年,以色列得知英国打算完全撤出埃及,这意味着埃及可能完全掌控原本由英国驻守的机场和军事基地,英国所留下的先进基地建设能直接威胁以色列。然而以色列发现,埃及与英国的协定中有一条内容为“如果埃及发生重大危机,英国可以重返以前的驻军基地”。以色列国防部部长拉冯和以色列军事情报局局长本雅明•吉卜利上校决定在亚历山大发动几宗炸弹袭击,瞄准英国和美国所属的建筑物,迫使英国取消撒军计划。

以色列在埃及招揽了一些年轻的犹太人,假扮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制造土制炸弹发动攻击,栽赃阿拉伯人。然而,以色列特工走到当地电影院门口时炸弹突然爆炸,这一伪旗事件随即暴露,多名相关人士被拘捕,以色列国防部长平哈斯•拉冯被迫下台。

时至今日,以色列政府依旧大肆开展类似伪旗事件及隐蔽行动。以色列只看重所谓的国家利益,只要能够伤害到阿拉伯人或穆斯林群体,以色列必定会不遗余力地去参与或支持,不论在西方还是东方,以色列似乎都无所忌惮。

诚然,我们无法断定摩萨德是否染指了此次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袭击案,但是,我们也无法排出一切可能。在美国等势力的大力支持下,以色列已经掌控了大部分巴勒斯坦地区,近日,美国总统甚至单方面宣布承认戈兰高地属于以色列领土。

2018年,以色列政府颁布了新国籍法,明确表示以色列为犹太人单一民族国家,阿拉伯人随即成为属于二等公民。

长久以来,以色列都大力支持美国在中东地区开展军事行动,因为对以色列而言,美国的军事行动其实就是在帮它们消除异己,是在维护以色列的“安全与主权”。

纵观全球,不论何地,不论是谁,只要你仗义执言、抨击以色列暴行,你就会被贴上“反犹太主义”标签。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美国国会女议员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都深有体会。

就在全世界都在关注美国挑起的新一轮巴以冲突之际,俄罗斯又成了西方媒体一致声讨的对象,于是,以色列再次成功避开了世人视线。

我们希望,随着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的认罪伏法,世人可以真正看清以色列的真面目。

我们切不可陷入媒体的陷阱,不可单纯地认为新西兰恐袭案凶手只是一名种族主义分子,不要以为这是文明冲突、反恐战争与经济危机的必然结果。我们务必要睁大眼睛提高警惕,切不可忽视此类事件背后的政治因素。

我们看到的只是表象,只是所谓的文明冲突,但是,一切冲突的实质,都在于经济与政治利益,因此,冲突的存在,只会为政治服务,只会不断巩固既得利益者的既得利益。

自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提出“文明冲突论”以来,世人就坚信西方与伊斯兰终有一战。殊不知,西方与伊斯兰冲突的背后,是以色列作祟。若要避免这场终极冲突,我们一定要看清事实,切勿落入以色列及犹太复国主义者准备的陷阱之内。

作者:马克思•帕里(Max Parry),独立抵触就在、地缘政治学家。

编辑:叶哈雅

出处:MintPressnews

原文:New Zealand Terrorist Attack: The Israel Connection

链接:http://suo.im/4z3tLQ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