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社交网络平台:仇穆言论为何愈演愈烈?

01.jpg

“对某些社交网络公司而言,允许伊斯兰恐惧症等极端种族主义言论的传播,将带来巨额经济效益。”

纵观全球,包括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等公司在内的全球各大社交网络平台,几乎都对种族歧视主义言论与思想采取绝不姑息的态度。对于极端分子在网上兴风作浪的行为,各大公司也绝不手软,几乎都会于第一时间内采取封号的等处理。

可是,虽然社交网络公司貌似都高举反种族歧视大旗,但是,当平台上冒出反伊斯兰、反穆斯林的极端言论时,它们似乎并不愿实现同等力度的监管与打击。

多年来,穆斯林一直遭受着言语攻击、挑衅、诽谤、威胁、骚扰、歧视,然而,这种极端言论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反之,这种境况竟然有愈演愈烈之势。

不论在美国、欧洲还是全球各个角落,伊斯兰恐惧症都成了一个转移社会矛盾与压力的最好借口。在美国等西方国家,针对穆斯林的暴力袭击事件也随之增加并逐步恶化,上周五新西兰清真寺50名穆斯林遇难的恐怖袭击就是最新案例。

研究人员表示,随着科技发展,社交网络平台成为反穆斯林、反伊斯兰极端言论与思想的集中地,也成为诸多仇穆、仇伊组织的发展壮大、招募新人的温床。

《头条故事》主编马尔滕•申克(Maarten Schenk)在马其顿共和国进行了一项调查,其研究对象为该国新闻及社交媒体网站。结果显示,近70个媒体都通过传播假新闻获取经济利益。其中排名前十位的谣言与假新闻都与穆斯林有关,申克说:“他们上传了大量过时的假新闻,最主要方式就是夸大事实甚至直接捏造,可是,他们编造的新闻却会出现其他媒体,其阅读量相当惊人。显然,此类新闻与报导有着很大的市场需求,因为我们发现,绝大多数网名都会不假思索便争先恐后地这些假新闻点赞并分享给更多人。”

申克也是智能软件Trendolizer的主要开发者,该软件能够在全网搜索任意新闻关键词,从而辨别该新闻是否真实。

这种现象已经由来已久。2017年, BuzzFeed(美国著名网络新闻公司)就曾指出,一家名为“真正的特朗普支持者”(True Trumpers)网站发布并传播大量反穆斯林、反伊斯兰的虚假新闻,这些假新闻又被分享至各大社交网络平台。该网站获得大量经济效益,与此同时,各大社交网络平台也因巨大的阅读量而获益颇丰。

不仅如此,各方政客也看准全球伊斯兰恐惧症泛滥之际,将它视为提升自己政治声誉与地位的最佳良机。

2018年4月,BuzzFeed调查报告指出,在美国,共和党人士在全美49个选区定期且有组织、有计划地发表反穆斯林言论。该报告还指出,所有持仇穆、仇伊思想者,抑或隶属于某些极端种族主义组织,抑或为某些网上仇恨组织参与者。他们的足迹遍布全球,从欧洲难民潮,到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以及种族歧视言论,都让媒体及政客赚足眼球。

2016年,保守党评论员、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院议员艾伦•韦斯特(Allen West)撰文指出,特朗普总统之所以选择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担任美国国防部长,是因为他希望通过马蒂斯将穆斯林“赶尽杀绝”。

极端主义问题研究专家表示,新西兰恐怖袭击案应当成为严打网络暴力的催化剂。当下,各大社交网络平台首当其冲的任务,就是加大对极端种族歧视言论、反穆斯林、反伊斯兰言论的监管力度。虽然专家有此建议,但是,对于监管措施的最终实施,他们并没有任何把握。

对于此中原因,美国锡拉丘兹大学教授惠特尼•菲利普斯(Whitney Phillips)直言:“种种证据表明,伊斯兰恐惧症给相关网络平台带来了巨额经济效益。”

菲利普斯教授指出,此类极端言论及内容会给平台带来巨大的阅读量,也会吸引无知者进行大量互动,最终为相关网站带来极其客观的关注率与点击率,其广告、流量等收入也会直线上升。

此次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事件中,枪手在Facebook全程直播了这场悲剧。Facebook发言人表示,在恐怖袭击发生的24小时内,FB就删除了逾150万条关于此次恐怖袭击的视频分享。

虽然脸书坚称一直在严格限制反穆斯林、反伊斯兰等极端言论的传播,但是,自2017年起,脸书一直没有限制用户在FB分享有关仇穆、仇伊思想的外部链接。

脸书发言人表示:“自新西兰恐怖袭击案发生以来,公司团队密切监管相关视频及极端言论的传播,迅速采取措施,遏制了仇恨性言论的进一步扩散。我们追踪了所有相关视频的源头,从数据库彻底删除了所有网络备份。我们希望大家能积极举报任何极端言论的散播。”

自2016年起,美国依隆大学电脑科学系教授梅甘•斯夸尔(Megan Squire)就投身于极端言论分析调查工作。他的研究对象为全球最大的15个社交网络平台,以仇穆、仇伊等内容为关键词,重点分析了此类思想的传播是否得到了有效遏制。

斯夸尔表示,一般而言,这些平台会在接到用户举报后删除相关仇穆、仇伊以及散播伊斯兰恐惧症的极端言论,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各个平台都默许此类内容的存在。

菲利普斯教授则表示:“对于这些平台默许极端言论的初衷,我们不得而知,问题是,它们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只是为了自身利益,它们与极端种族歧视分子有着根本不同,后者在宣扬、传播一种意识形态,而它们只是为了钱。”

菲利普斯教授还指出,纵观社交网络,我们发现,在处理仇穆、仇伊言论问题上,不同平台与公司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们为极端分子提供了开展“信息战”的绝佳平台。

菲利普斯教授直言:“最为古怪的是,对于社交网络公司而言,仇恨性言论似乎成了它们的摇钱树。”

每当有针对穆斯林群体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媒体的报导方式也极其有趣。媒体总是会将焦点放在袭击者身上,对于受害者、遇难者,媒体只是一笔带过。

对那些与这些恐怖分子持有相同思想与理念的潜在极端分子而言,这无疑是对他们的最好鼓励,因为他们深知,效仿前辈们发动针对穆斯林的袭击,终将扬名立万。

与此同时,斯夸尔教授也指出,Facebook近期对FB小组及公共主页作出的细节修改,让那些极端种族主义者可以隐藏在更为阴暗的角落发布更为恶毒的种族歧视言论,进一步加剧了仇穆、仇伊等极端言论的散播。

FB小组的一大特性,就是给成员推送类似小组,如此,极端分子的联络网不断扩大,其队伍也日益壮大。虽然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案爆发后FB官方表示将加大对仇穆、仇伊组织的监管,但是,此时此刻,“向伊斯兰宣战”“欧洲骑士反伊斯兰军团”等组织依旧存在。

极端民粹分子、民族分子、种族歧视分子总是披着小马甲不断开通新的社交网络帐号,肆意传播针对穆斯林的假新闻,不断加深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的隔阂,让无数无知且无辜的普通非穆斯林民众对穆斯林产生无端仇恨与敌意。

我们必须明白,这些网络水军及组织的背后,暗藏着一个完整的经济与政治利益链。

斯夸尔教授说:“我坚信,由于社交网络平台对极端分子的迎合,此类平台注定会迅速成为极端种族主义言论与思想的集散地。因为极端分子深知,通过社交网络,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传播仇穆、仇伊思想。”

斯夸尔教授还表示,她目前正在追踪并密切关注200多个Facebook反穆斯林组织,他们惯用的伎俩,就是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肆意传播仇恨。

希琳•米切尔(Shireen Mitchell)是“终止网络暴力”组织的发起人,长久以来,她都在研究社交网络对暴力行为的促进作用。米切尔指出,选择在网络散播种族主义思想的极端分子都对社交网络运作方式了如指掌,他们深知如何避开可能的风险,如何煽动民众的愤恨。

此前,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新西兰政府采取严厉措施,对分享恐怖袭击视频、发表恐怖主义及种族歧视言论的网名采取零容忍措施,目前已有数十人被捕入狱,并面临指控。新西兰警方表示,这些网络暴民面临最高14年监禁的惩罚。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女士也表示,新西兰政府将彻查社交网络对这起恐怖袭击事件的渲染与宣称,同时,新西兰政府也将联合其他国家一同发起对社交网络平台极端言论的监管与打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