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关于新西兰清真寺恐袭案的几点思考

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案让我们每个人都无比震惊及心痛,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携带枪支闯入基督城努尔清真寺(光明清真寺),这座清真寺是新西兰最大且最为古老的清真寺之一。

更为恐怖的是,这名枪手竟然在网上全程直播了这场恐怖主义屠杀。

我并没有去看这个视频,我很清楚,那只会让我更心痛。我只是读了该视频的文字描述,就已经颤栗不已。据报导,枪手在头盔上装了个GoPro高清摄像机,从车内就开始直播,散发他心中的怒火。

他在努尔清真寺遇到的第一个人对他说:“你好,兄弟。”说完这句话,这位穆斯林老者就成了努尔清真寺第一位烈士。我们不知道这位老者为何会对一个全副武装的枪手致以如此友好的问候,或许,老者只是希望一声“兄弟”能让凶手回心转意,或许,老者只是希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依旧坚守伊斯兰的教导,用爱去欢迎拜访真主清真寺的客人。可是,他伟大的人性最终败在了恐怖分子无端的怒火中。

虽然很多人坚持以“枪手”“凶手”等词眼描述这个年轻人,但是,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明白,他是一名恐怖分子,他的罪行,就是恐怖主义罪行,无关其他。虽然这名恐怖分子受到了一名穆斯林老者的欢迎,他依旧射杀了这名老者,随后又闯进礼拜殿,残忍屠杀了41名正在向真主祷告的穆斯林,射伤至少40人。

他在行凶的同时,他的GoPro一直在直播。在努尔清真寺打完两梭子弹后,这名恐怖分子驱车前往另外一座清真寺。途中,他用无比兴奋的口吻描述着自己的激动与喜悦。在Linwood清真寺,他又射杀7名手无寸铁的穆斯林。

在第二座清真寺,负责清真寺交通等事物的一名管理人员趁凶手装弹之际,全然不顾个人安危,勇猛地向枪手扑过去,打掉他手中的枪,迫使枪手仓皇逃跑。真主至知,倘若没有这位兄弟,Linwood清真寺的伤亡数远不止我们现在看到的数字。

媒体对这名恐怖分子的身份背景做了详尽报导,我不愿提到他的名字,我不愿提到任何与他有关的信息。他想求得关注,我不愿成全他,我只知道,他是一名冷血的恐怖分子。

我完整的读了枪手发在网上的长篇自述书,他的“奋斗目标”并非源自幻想,他的思想,他的理想,在西方有着深厚的根基。他坚信,欧洲文明马上就要灭亡,因为他认为穆斯林移民及出生率将迫使欧洲转变为一个伊斯兰地区。他甚至直言,他之所以选择努尔清真寺,是因为努尔清真寺的前身是一座基督教堂。这种现象在西方世界已经很普通,因为现如今已经很少有人去教堂,很多教堂都处于荒废状态,于是,穆斯林群体就出资购买教堂,将之转化为清真寺。凶手认为,这种现象就意味着伊斯兰对西方文明的侵蚀与占领。

可笑的是,凶手本人并没有践行基督信仰,他自己并不去教堂,可他却选择以基督教信仰的名义去对伊斯兰信仰发起攻击。

凶手还在自述书中高度赞扬了其他白人至上主义者发动的恐怖袭击,包括挪威、加拿大等地大规模枪击事件。当然,他也提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他认为特朗普是白人属性的代表,他明确表示,他发动这场袭击,就是为了挑起西方社会与伊斯兰文明的终极冲突。

遗憾的是,我读完这份自述书后发现,里面的内容我都很熟悉,因为我在不同地方都读到多类似内容。纵观全球,包括政客及媒体在内,这些言论都已成为主流,凶手只是在潜移默化中沦为了被洗脑的对象。倘若有人年复一年地向你灌输某种思想,你必然会受到影响。当某些人不断宣扬某种错误甚至荒谬的理论,不知不觉中,肯定会有人沦为他们的追随者。

凶手还在自述书中对西方人发出质问:“到底谁才会站出来守护西方文明?谁能保护西方世界?如果没人站出来,我愿做第一名勇士。”

恐怖袭击爆发当晚,我十岁的小女儿惊恐地问我:“他们有没有抓住凶手啊?”那一刻,我很心痛,因为我知道,凶手不仅给基督城的穆斯林群体带去无尽伤害,也给全球各地穆斯林群体带去无尽恐惧。我知道,努尔清真寺并非个例,在现今这种局势之下,任何清真寺都有可能成为极端分子攻击的潜在目标。

新西兰被誉为全世界最为安全的国家,那里犯罪率极低,人民安居乐业,一片和谐。可是,就连新西兰这方净土,也被极端分子所亵渎。近期,我们的姐妹伊尔汗•欧麦尔成为了众多极端分子攻击的目标,上周,竟然有政客声称伊尔汗应当辞去议员职务,他们声称伊尔汗遵循极端伊斯兰教法,不属于美国,不配做美国公民。

这可是美国主流政客在主流媒体发出的声音!由此可见,伊斯兰恐惧症已经达到高峰期,在很多国家,政客靠发表反穆斯林及反伊斯兰言论获取支持,在政界混得风声水起。在很多国家,主体民族不断宣称国家只属于主体民族,妄图将少数民族驱逐出境。

的确,穆斯林的生活方式与非穆斯林有诸多不同,但是,不同的生活方式只是外在形式,我们的内心,都充满着对美好与和谐生活的无限向往。举例而言,在我的祖国印度,竟然有印度教徒因穆斯林食用牛肉而追杀穆斯林……

纵观全球,极右势力不断抬头,很多非穆斯林国家的穆斯林都遭受着无端压迫与歧视,可是,这个世界却对此熟视无睹,不闻不问。问题是,这起针对穆斯林群体的恐怖袭击并非首例,我敢断定,它也不会是最后一例。对很多无知的偏见分子而言,穆斯林就等与恐怖分子,伊斯兰就是恐怖主义的温床。

换言之,穆斯林成了很多人的假想敌,他们认为穆斯林就等与恶魔,可是,不知不觉间,这些人自己却化为了恶魔,甚至实施最为恶毒的恐怖袭击。

我们从不否认极端穆斯林的存在,我们从不否认有些穆斯林打着伊斯兰的旗号所实施的恐怖袭击,但是,对于极端暴行,如果我们每个人都笃信只有以暴制暴才能终止暴力,那么,暴力终将永无尽头。

可是,在过去二十年间,我们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的恐怖主义事件中,绝大多数都出自极右种族主义者之手,只有极少数出自极端圣战主义者。仅在过去一年半间,美国境内爆发的各类恐怖袭击事件全都出自极右分子之手,没有一起与穆斯林有关系。

我们一定要明白,恐怖主义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我们万万不能因袭击事件发生在其他地区而产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理。我并不是在传播恐惧,我并不是要我们每个人都坐立不安,我只希望,我们能够团结一致,我们必须建立一种紧迫感、危机感,要知道,此类恐怖袭击事件可能发生在任何一座清真寺,我们谁也无法预知它的发生。

我希望大家产生紧迫感与危机感,并不是鼓励大家以暴制暴。作为拥有正信的群体,我们务必要遵循真主的教导。

首先,我们必须从自身做起,不断强化、提升自己的信仰,加深自己对伊斯兰信仰的了解与认知,我们必须坚定地托靠我们的养主,没有真主的援助,我们必将一败涂地。纵然现今社会对于穆斯林而言充满危机与挑战,但是,我们切不可因此而胆怯,切不可因此而隐藏自己的信仰,切不可因自己的信仰而感到羞愧,我们必须做到全身心地信赖真主,做一名合格的穆斯林,做一名自豪的穆斯林,以真主所教导的方式去生活,去与人为善,去力行善功,竭尽全力让世人看到穆斯林的真实面貌。

其次,我们必须弄清楚伊斯兰恐惧症的根源何在。所谓伊斯兰恐惧症,其背后是一整套巨大的政治与经济链。他们刻意将穆斯林打造为一个假想敌,妄图以此煽动那些无知的极端分子对穆斯林实施暴行,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彻底对立。现如今,很多政客似乎笃信,只有通过传播伊斯兰恐惧症,他们才有可能确保自己的政坛地位。换言之,真正的恶魔一手遮天,打造了一个虚拟且根本不存在的恶魔,进而以打击恶魔为旗号,赢得人民的支持,不断为自己谋利,甚至成为人民眼中的救世主。

所以,我们务必要明白,这名枪手之所以被洗脑,并不是因为他自身没有辨别能力,只是因为他已吸收过多的极端思想,早已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对于这名枪手,我们只有憎恨与诅咒,可是,从某种意义而言,我也非常可怜他。他只是一个被洗脑的可怜虫,沦为他人的枪手,我们的怒火,其实应当面向他背后的恶势力。我们要明白,他们的策略,就是将所有少数族裔恶魔化,穆斯林群体则成为他们首当其冲的打击对象,而这一切,全都是政治阴谋作祟。

对于此类暴行以及推动暴行的仇穆、仇伊思想,我们必须作出反驳,切不可坐以待毙。任何一个具有理智与常识的人都会发现,伊斯兰与西方并没有深仇大恨,西方并非穆斯林的假想敌,也会明白,文化融合是历史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谁也无法避免。

可笑的是,白人从土著手中抢夺美洲大陆,残忍屠杀无数土著居民,最后却反客为主,声称穆斯林群体要从白人手中抢走包括欧洲美洲在内的西方世界,妄图以侵略者的身份驱逐所有移民群体,这简直不可理喻。

换言之,这种排外思想,其实就是早期移民不愿与后期移民和谐相处而已。

可是,极端种族分子所传播的仇穆、仇伊思想,几乎全都源自无中生有的杜撰。基督城恐袭案枪手在其自述书中提到了某极右组织发布的一则视频,该视频指出,在未来20-30年间,欧洲将彻底沦为一个“伊斯兰国”,伊斯兰化的欧洲将于第一时间攻占美国。更为可笑的是, 该视频表示,每对穆斯林夫妇平均都会生养八个子女,而欧洲人每户平均只有1.1个子女。这一数字无比荒谬,但是,这名枪手依旧选择相信这种谬论。

我们要明白,伊斯兰恐惧症的根源,其实正是源自因无知而产生的恐惧。那些对穆斯林等少数族裔发动攻击的恐怖分子,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减缓内心的无端恐惧,因为,他们担心西方文明将被伊斯兰文明所吞噬,他们担心穆斯林移民将反客为主,占领他们的“国土”。

对于这些源于无知的恐惧,我们只能竭尽全力去教育他们,去让他们认知到这种恐惧的荒谬,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杜绝伊斯兰恐惧症的不断蔓延。

很多持有伊斯兰恐惧症的西方人其实对伊斯兰及穆斯林几乎一无所知,他们对伊斯兰与穆斯林的了解,全都源自主流媒体与政客的负面及虚假宣传。

我们不应当畏惧非穆斯林,同时,我们也不应当让非穆斯林心生恐惧。

我想告诉大家,仅就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案而言,那些遇难者,那些烈士,他们并非死于枪手之手,杀害他们的,是无尽的伊斯兰恐惧症。

作为穆斯林,我们要坚信真主的援助必将到来,我们一定要做好自身,完美地践行伊斯兰信仰,以此来反击伊斯兰恐惧症,以此来消除非穆斯林心中的无端恐惧与仇恨。

亲爱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们,我们务必明白,每一场悲剧的背后,都有真主的无尽智慧。我们要做的,是不断祈祷,不断祈求真主的援助、宽恕与怜悯。真主告诫我们,只有虔敬,才能给我们带来今后两世的成功与幸福。

祈求真主援助我们,宽恕我们,怜悯我们!

阿敏!

---------------

整理自谢赫Yasir Qadhi主麻呼图白演讲视频。

编辑:叶哈雅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偏见的根源:误解与无知
  • 巴黎圣母院和人类无处安放的悲伤
  • 美国穆斯林溯源
  • 美国:各界声讨特朗普,声援穆斯林女议员
  • 极端主义:源于殖民,而非伊斯兰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