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事件:根源何在?

02.jpg

不论何时,不论何地,任何传播伊斯兰恐惧症、仇伊、仇穆思想的极端分子或者普通百姓,都是新西兰清真寺惨剧的帮凶,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染着罹难者的鲜血。

星期五,即主麻日,亦称聚礼日,是穆斯林的节日。每个主麻,穆斯林都会聚集在一起,聆听伊玛目的演讲,聚众祈祷、礼拜。

这个主麻,就在全世界穆斯林准备聚礼之时,南半球的新西兰却发生一起惨绝人寰的悲剧。

一名28岁的白人男子,布伦顿•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全副武装闯入新西兰基督城两座清真寺,用三梭子弹,瞬间夺去48名无辜穆斯林的生命。

随后,在医院,又有两名受害者因重伤,也随那48人归去。

塔兰特在枪上安置了摄像头,全程直播了自己的暴行。

就在全世界绝大多数民众都在谴责这一恐怖暴行、对受害者及其家属表示同情之际,竟然有一小撮极端分子对塔兰特的暴行拍手叫好。

惨案发生后,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于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明确指出这是一场恐怖袭击。

这场悲剧,是全球范围内伊斯兰恐惧症、仇伊、仇穆主义思想泛滥的最新恶果。

枪手行凶前,曾在网上发布一份长达74页的“自述书”。CNN对这份“自述书”的评价极简洁——反移民、反穆斯林。

自述书明确表明,枪手是受极端种族主义思想之毒害,认为自己是在解救西方文明,抵制外来文化侵略。

2011年,挪威枪手安德斯•布雷维克(Anders Breivik)残忍杀害77名平民前,也曾发表类似自述书,只不过,他的自述书,长达1500页。布雷维克直言,他要惩罚欧洲对多元文化以及穆斯林移民的包容。

布雷维克的自述书及暴行也鼓舞了无数极端民族分子,他们不断筹备并发起针对穆斯林的恐怖袭击。

现如今,伊斯兰恐惧症已经成为全球民众耳熟能详的一个词汇。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等政客的不断渲染之下,似乎每个人都将伊斯兰及穆斯林视为现代文明的最大威胁与敌人。

此前,特朗普总统在出访英国期间就“警告”英国政府,要警惕外来文化对英国社会的侵蚀,声称穆斯林移民正在改变欧洲大地。特朗普甚至建议英国政府乃至整个欧洲尽快采取相应措施,限制穆斯林移民的发展,以免“欧洲不欧”。

众所周知,特朗普总统上任初最引人注目的一项举措,就是签署针对穆斯林的旅行禁令。对此,特朗普总统做了如下解释:“我坚信,伊斯兰对我们只有仇恨。”

不仅如此,特朗普总统还声称穆斯林曾欢庆9•11恐怖袭击事件,甚至转发一系列关于穆斯林的假新闻。

如此,当我们看到基督城枪手在自述书中将特朗普总统视为精神楷模时,我们也应该能够理解。

我们必须承认,白人至上等种族主义思想并不仅仅局限在美国。在不同的社会,不同的主体民族都会对若干少数民族产生类似敌视情绪。

这场悲剧进一步警醒我们,此类无端仇恨与极端思想必然会给我们的和谐社会带来巨大灾难。

枪手塔兰特的祖国澳大利亚也曾爆发大规模反穆斯林浪潮。2015年,澳洲极端民族分子发起“收复澳洲”(Reclaim Australia)运动,声称穆斯林要在澳洲强制推行“伊斯兰教法”。简言之,极右分子明确提出,要坚决抵制伊斯兰在澳大利亚的传播,甚至直言伊斯兰是整个西方最大的敌人。

虽然新西兰总理、澳大利亚总理等人都明确表示这起袭击案凶手塔兰特是一名极右暴力恐怖分子,但是,依旧有不少人声称塔兰特是在帮助新西兰完成“净化”。

我们可以断言,不论何时,不论何地,任何传播伊斯兰恐惧症、仇伊、仇穆思想的极端分子或者普通百姓,都是新西兰清真寺惨剧的帮凶,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染着罹难者的鲜血。

凶手塔兰特在其自述书中指出,他之所以发动此次袭击,是为了驱逐欧洲外来移民,降低欧洲移民率。

很显然,这份自述书是白人至上主义的最新且终极体现,凶手塔兰特明确表达了对十字军东侵的向往与追忆。

塔兰特等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及其支持者背后的“动机”其实很简单。2011年,我曾作为美国发展中心研究员参与了名为“美国社会伊斯兰恐惧症的根源”的学术调查。我们发现,美国盛行的伊斯兰恐惧症或反穆斯林浪潮,与伊斯兰威胁论、智库、资本、经济利益、媒体宣称、政治利益等因素有着密切关联。

总而言之,仅以美国社会为例,我们明白,不同群体、各个利益方面都坚信伊斯兰信仰及穆斯林群体会对现代文明社会带来巨大威胁,他们认为,对于穆斯林群体的包容,就好似一颗定时炸弹,终究会让白人群体无立足之地,进而毁掉西方文明。

更令人感到恐惧的是,那些支持甚至资助伊斯兰恐惧症、仇穆、仇伊文化的积极分子及主力军,竟然都与特朗普总统保持着密切友好关系。前美国中情局情报员马克•萨格曼(Marc Sageman)甚至直言,从挪威77人大屠杀到新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其理论依据都与特朗普之流的言论如出一辙。

对于白人至上主义者而言,他们担心包括穆斯林在内的“非白人”群体将“占领”白人国土。他们认为,穆斯林群体是“毒瘤”,因为他们坚信穆斯林会杀掉所有人然后占领他们的土地。与此同时,白人至上主义者认为犹太人过于狡诈,认为他们掠夺了白人的财富……

2018年10月27日,正在举行安息日宗教仪式的匹兹堡市“生命之树”犹太教堂突发枪击案,致使11人喋血身亡,6人受伤。据悉,嫌犯鲍尔斯(Robert Bowers)是一名典型的新纳粹分子,曾在社交网站上大肆发表极端排犹言论,坚信以“希伯来移民援助会(HIAS)”为代表的犹太人是把“侵略者”引入美国的元凶。

作为穆斯林,我们或许会一次次质问自己,到底如何才能求得和平与平安?

我们谁也不知道答案,我们只需坚守信仰,努力学习并践行自己的信仰,不断祈求真主的饶恕与怜悯。

我们,务必要永葆希望。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非洲穆斯林对西班牙乃至欧洲文明的贡献
  • 新穆斯林:皈依意味着什么?
  • 阿曼:49人在斋月皈依
  •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穆斯林对基督城恐怖袭击的报复?
  • 新西兰:穆斯林妇女志在消除头巾误解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