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兹别克异见者万人坐牢

乌兹别克斯坦的穆斯林(资料图)

今日的乌兹别克斯坦,成千上万的人因“宗教极端主义”的罪名遭到逮捕,深受囹圄之苦。这是现政府的一场运动,镇压宗教活跃分子,人们只许可到政府指定的清真寺礼拜和祈祷,否则被认定为参与非法宗教活动罪名。根据一家国际人权组织的报告,从2002年以来,至少有一万两千名乌兹别克人因宗教的名义被关进监狱,其中多数是持不同政见者、自由新闻记者或社会活动家。这个组织的名称是“独立权利捍卫者首创团体”(IGIRD),年度报告说,仅2015年,就有三百多人被判刑入狱。 IGIRD领导人苏拉特·伊克拉莫夫对《半岛》记者说,他们的数据来自各种公开的文件分析、社会调查和家庭访问,“真实的情况远远超过这个保守的数字。”

乌兹别克斯坦原来属于前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人口三千一百万,1991年获得独立,但政府统治并未改变,前第一书记卡里莫夫是这个新国家的终身“总统”。高龄77岁的老总统卡里莫夫,迄今没有让位的意思,他最担心的问题是动摇他的独裁政权和他的家族利益。民间最强大的团结力量是传统的伊斯兰,令当政者生畏,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所以施加强硬手段恐吓和压制有信仰的穆斯林。

在许多监狱里,囚犯禁止做礼拜,不许可阅读《古兰经》,强迫他们唱国歌,对他们的肉体虐待和酷刑,司空见惯,普遍存在。伊克拉莫夫说,他曾多次遭到侵扰,2003年受到过一个蒙面人的袭击。被捕的人在审讯的定案过程中,会引出许多被牵连的人,实行连坐制,白色恐怖;家属、亲戚、朋友、邻居、生意伙伴,都可能受牵连,送进监狱。前苏联虽然早已解体,但特务机构仍然存在,网络严密,通讯机敏,发现有可疑的乌兹别克宗教分子,凡在独联体内都可能遭到绑架,引渡回国。卡里莫夫政府不能容忍不协调的声音,压制任何形式的言论自由,如人权运动、宗教结社、独立媒体。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传闻有人企图谋杀卡里莫夫总统,军警进行了全国大搜捕;2005年,政府军在安吉延市枪杀数百名抗议示威的穆斯林民众。西方政府发表评论,严厉谴责卡里莫夫政府对待民众的暴行,缺乏基本人权。卡里莫夫对西方民主为之胆怯,突然改变了对外政策,刚刚发表过谴责俄罗斯“殖民主义压迫者”的言论,转过脸来向莫斯科委屈求和,希望得到支持,而宣布撤销正在阿富汗边境建造中的美国空军基地。

2000年以来,大多数被监禁的穆斯林以“乌兹别克伊斯兰运动”分子定罪,这个组织被政府宣布为“非法”,现在只有一些残余人员散布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西部。也有部分监狱囚犯,被认定属于“解放党”党徒,据说这个组织(Hizb-utTahrir)宣称要建立中亚统一的“哈里发国”。最近政府敌视的对象又有了新的罪名“伊斯兰国”(ISIL)分子,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乱局搅和在一起,凡是从国外参加劳务回国的乌兹别克人都受到怀疑和监控,接受严密审查。

总部设在莫斯科的中亚局势观察研究所的一位研究员丹尼尔·基斯洛夫对《半岛》记者说,乌兹别克斯坦为了维护政权稳定,对持不同政见者的罪名不断翻新,例如最近逮捕的数百名“伊斯兰国恐怖分子”,他们与伊斯兰宗教神秘教义无关,只是不许可有言论自由。他说:“许多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或针砭时事的人都被定罪是恐怖分子,甚至还有许多非穆斯林也被网罗之内。”根据《自由欧洲电台》报道,星期三(一月六日),吉扎克市法庭判决一名亚美尼亚基督教徒有罪,罪名是与“伊斯兰国通敌”。他的家属在法庭外喊冤,告诉记者说,当地的一名贪腐官员执意要抢占他家的鱼塘,因此与这个腐败官员发生矛盾,遭到莫须有的冤狱。

乌兹别克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伊斯兰国家,曾经是中亚地区的伊斯兰教育基地,如布哈拉和撒马尔罕。从二十世纪初期开始,乌兹别克斯坦落入前苏联体制,前苏联对这个地方进行了长达七十年的政治迫害思想清洗和文化改造,取缔了他们传统的阿拉伯字母文字,改为古典斯拉夫拼音,但是没有动摇乌兹别克民族信仰伊斯兰的根基。在前苏联时期,乌兹别克斯坦的全体穆斯林宗教人士遭到残酷虐待和肉体消灭,但不屈不饶的穆斯林民众一直坚守传统信仰和崇拜真主。

(阿立编译自:www.aljazeera.com/news/2016/01/0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